精彩小说尽在小虾米文学!

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首页 > 玄幻 > 《绝色人物》在线阅读 > 第二十章什么时候成了朋友

第二十章什么时候成了朋友

沐婉兮
    她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,他以为他说了这样的话,她会很害怕很紧张地看自己的腿在不在,可她没有,望着他说:“谢谢您救了我!”    苏凡的话说完,他好一会儿没开口,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虚弱的面容。    “急性胆囊炎,把胆囊切掉了。别怕。”他的手,伸向她,贴上她的脸颊。    病房里,只有chuang头亮着一盏灯。    四目相对,寂静无声。    那一刻,苏凡觉得这一幕好像在梦里就出现过,又好像在很久的过去就出现过。    她闭上眼,眼泪就从眼角流了出去。    他拿开手,从chuang头柜上的纸巾盒里抽出纸巾,轻轻沾去眼泪。    “是微创手术,我看过了,很小很小的伤口——”他说到此,看着她,她的眼中露出羞怯的神情。    看着她这样,他已经可猜得出要是告诉她,在拓县县医院给她做B超的时候,医生让他给她脱过衣服,虽然并不是全脱掉——    那个医生真是太凶了,要给苏凡做B超,当时她已经疼得昏了过去,他让女医生帮忙脱一下,却被医生回了句“你自己的老婆,你不会自己脱吗”。    有些事,还是瞒着比较好。    尴尬之中,苏凡不知道说什么。她相信他的,就算他看了她的伤口也没什么,情况特殊,他是关心她,而且,如果他想看,肯定有不少女人愿意让他看的——    “这么晚了,您,您回家休息吧,我一个人——”她说。    “你有朋友或者亲戚,有能照顾你的人过来吗?”他问。    弟弟在云城,可是不想让他知道,他知道了,全家人都知道了,她不想家里人担心。朋友嘛,邵芮雪,唉,算了,别麻烦她了。    苏凡想象过,有朝一日一个人躺在医院里,身边无人照料,可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。    见她不说话,他便说:“反正这两天我也没什么事,就先陪陪你,明天我让人给你找个护工,医生说你要住院一个星期,我没时间陪你,所以——”    “没事的没事的,霍市长,您不用管我的,我——”她忙说。    “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?”他看着她,顿了顿,才说,“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?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    她似乎没明白他指的是什么。    “你是打算一辈子都在那个小村子里教书,是吗?”他问。    原来,原来他知道了,怪不得,怪不得他会去找她——咦,他去找她?为什么?    苏凡很想问,您是专门去找我的吗,还是——    她多么希望他是专门去找她的,可是,这是根本不可能的,他怎么会去找她?他们没见过几次面,而且,他又是她的上级。    苏凡还没有多余的脑子去想,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奢望。    “我,我不想给您——”她低声说,也不敢看他,因为他此刻的眼神说明她隐瞒那件事让她很不高兴,尽管她不懂他为什么不高兴。    “又想说不愿添麻烦,是吗?”他问。    她抬眼望着他,点头。    “你先好好养伤,出院后想回家还是去哪里?要是没地方去——”他说着,站起身,从沙发上的一个小小的公文包里取出一把钥匙,塞到她的另一只手里,“我在太白区有套房子,这是钥匙,你出院以后就住过去,地址我发到你手机里。我会找人先照顾你,直到你康复。”    “霍——”她讶异又受宠若惊地望着他,叫道。    很快的,她的手机就响了,她知道那是他的短信。    苏凡完全不能消化自己醒来以后发生的这一切,他,他对她太好了太关心了!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她有什么资格让他做这些?    霍漱清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让她难以接受,可是她必须接受。    “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吗?”他主动提出她的疑问。    苏凡点头。    “因为,”他略微顿了下,“因为,你是我的,呃,朋友。”    朋友这两个字,明显比前面的说的慢。    是的,朋友,霍漱清这样告诉自己,告诉自己一个事实,因为她是他的朋友,所以,他才会天不亮就起chuang赶去那个小山村,水都没有喝一口就抱着她看医生,从县医院一直到省一院,他不停地开车,还要给她擦汗,担心她受凉给她盖上自己的衣服,在手术室外煎熬了两个小时,等到她出来,等到她醒来,同时,还要为她安排照顾的人,安排她出院以后住的地方——所有的这一切,都是因为她是他的朋友,仅此而已。    苏凡愣住了,朋友?自己什么时候和他成了朋友?    他望着她那惊诧的表情,似乎是在安慰自己一样地笑了,说:“是不是嫌我年纪太大?”    她觉得脸颊滚.烫,尽管她知道自己的脸现在根本红不起来。    “您一点都不——”她的声音很小。    他笑了,笑声那么轻松。    “好了,现在不能再让你说话了,好好睡觉,多休息,养好精神了,再做打算。”他望着她,道。    “谢谢您!”她又说。    “朋友之间,不该这么客气的,是不是?”他笑道,“说不定,以后我还有事情需要你帮忙呢!”    他起身,给她盖好被子,道:“睡吧!”    “您呢?”她抬头望着他,问。    “这不是还有沙发吗?我去柜子里取一chuang被子就好了。明天你的护工就来了,吃饭啊什么的,你只管跟护工说,记住了吗?”他说。    尽管知道他对她的关心只是出于朋友的立场,可是,苏凡还是很贪恋这种被人呵护的感觉,哪怕这种呵护很短暂很短暂。    第二天,等苏凡醒来的时候,霍漱清已经不在了,病房里坐着一个中年妇女,是霍漱清请来照顾苏凡的人。    窗户里飘进来春天的芬芳,沁人心脾。    自从那一晚之后,霍漱清再也没有来过医院。苏凡理解,毕竟他是市长,工作很忙,而且自己和他非亲非故的,他再来医院看望她的话,难免会惹来闲话,那样对他不好。尽管人不来,可每天中午和晚上会打电话过来或者发短信,问她身体怎样吃饭怎样,苏凡很认真地跟他回复。而深夜里,那一通通朋友间的来电,也足以让苏凡激动地半夜都睡不着。    住院一周后,大夫通知苏凡出院了,霍漱清派了一个年轻男人来接苏凡,车子一直开到太白区。    云城市市区有四个区,省市重要单位所在的清江区,东南面是太白区,西南面是雁台区,正北则是胥华区。    苏凡上了车,并没有多问,看着车外的风景。    手机响了,她以为是霍漱清打来的,一看竟是邵芮雪!    这几天她住院,根本没有跟邵芮雪说,现在——邵芮雪一定是担心她在乡下过的不好吧!    “小凡,你怎么样?我打算去看你的,可是车钥匙被我爸妈扣下了——”邵芮雪道。    “雪儿,我没事的,呃,最近我有点事要忙,可能不能和你见面,等我忙完这阵子就来找你啊,你别担心!”苏凡安慰邵芮雪道。    “哦,小凡,关于工作的事,你别急,我爸有个朋友在市里当领导,已经跟那个叔叔说过了,那个叔叔说要等一阵子才有机会把你调回来,你别急啊!”邵芮雪忙说。    “雪儿——”苏凡猛然间说不出话来。    “小凡,本来我不该跟你说的,我想等事情完全定了再告诉你,可我怕你在那里待的久了就没信心了。你放心,不管谁把你调到乡下去的,我叔叔一定能把你再调回市里来。你再耐心等等!”邵芮雪道。    面对着如此为自己着想的好姐妹,苏凡说不出一个字。她是不是不该跟邵芮雪隐瞒自己做手术的事呢?是不是不该隐瞒自己和霍漱清之间的事呢?她和霍漱清,好像也没什么事——算了,还是先别说吧!让雪儿为自己担心也不好。    “谢谢你,雪儿——”苏凡道。    “好姐妹还说什么谢谢!”邵芮雪顿了顿,道,“你啊,一定要照顾好自己,等你回来了,就到我家来住,让我妈好好喂你,把你养得胖胖的。”    苏凡笑着。    “好了,那我不跟你说了,我先出门去了。”邵芮雪说完,又叮嘱了几句就挂了电话。    苏凡知道,邵芮雪肯定又是去购物了。    或许,自己失去了一些东西,可是,又得到了一些。苏凡心想。    上天太眷顾她了!    当车子停住,苏凡才发现自己到了一幢别墅前。    这就是霍漱清说的那里吗?    推开车门下车,一股芬芳就扑鼻而来,她简直惊呆了。    路的两边,看不到头的樱树,樱花怒放。而院子里绿色的草坪,石头砌成的路,门廊上还有一把秋千。    开车的小伙从后备箱取出她的行李,这是昨天他奉命去平川村取回来的苏凡的行李。    门开了,一个中年妇女走了出来,忙搀着苏凡走进去,道:“苏小姐,我姓张,以后您叫我张阿姨就行了,先生让我在这里照顾您,哦,您的房间在二楼,我已经给您收拾好了,您要喝点什么,要不我给您拿瓶酸奶?您先在客厅稍坐一会儿,我把您的行李提到楼上去。”    眼前的一切,如梦境一般不真实:装饰考究的客厅,还有彬彬有礼的仆人。

设置 手机 书页

上一章 | 章节 | 下一章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