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小虾米文学!

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首页 > 玄幻 > 《绝色人物》在线阅读 > 第一十八章随遇而安

第一十八章随遇而安

沐婉兮
    苏凡在拓县的日子并不好过,来到拓县一周后,她就被县局派到乡下的一个监测站去了。像拓县这种不发达的山区,环保局在乡里的监测站几乎没有什么用处,特别是在这冰封河面的时候。苏凡去的这个监测站在一个名为平川的村子里,村旁的一条河流汇入上清江。虽然环保局在这里有个监测站,却一直都没有正式的工作人员留守,平时只是雇佣村里的人看管设备。苏凡接到命令后,一言不发就收拾了行李坐着局里的车去了平川村。监测站位于河边,只有两间房子,一间摆放设备,一间供人居住。因为长期无人管理,不光是住人的那个房间,就是设备也蒙了厚厚的一层土。看着那根本无法住的房子,苏凡深深地叹了口气。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沦落到这步田地,想问也没地方问,只能接受现实。可问题是,她的未来又在哪里?如果说,苏凡对去县里工作还可以接受的话,此刻,眼前这破败的一切,让苏凡蹲在地上无声抽泣起来。这个世上,没有背景的人,就算是被领导踩扁了,也发不出一丝声音。苏凡心中生出深深的绝望,她多么希望能有人告诉她到底做错了什么,告诉她怎么办?村里的支书听见监测站来了环保局的人,便赶紧过来看了,却没想到是个年轻女孩子。“娃儿,就是你么?”老支书用浓重的方言问正在整理chuang铺的苏凡。“大爷,您好!”苏凡擦去眼泪,忙问候。老支书看着她哭过的样子,道:“这里这么乱的,今个又不早了,你也别收拾了,我是平川的书记,你到我家先住一晚,明早再过来,你看成不?”苏凡愣了下,没说话。“你这娃儿,放心,我家儿媳妇在了,你就和儿媳妇一块儿住,你看呢?”老支书慈祥地笑着。说实话,这房子也没法住人,起码今晚不能住,苏凡谢过支书,就跟着支书去了家里,果真只有老支书夫妇和儿媳妇以及一个上小学的孙子。农村的夜晚,似乎从八点就开始了,一切寂静无声,偶尔有犬吠的声音回荡在这山谷间。支书夫妇见苏凡一个小姑娘要去河边住,虽然素昧平生,还是觉得不安全,就劝苏凡住在他们家里。苏凡感谢人家的好意,却觉得不好打扰人家。“一看你就是个城里的娃儿,那个地方,甭说你了,就是俺们本村的人也不喜欢过去,夜里太渗人了。”支书老伴儿劝苏凡道,“你是个女娃儿,还是要当点心。”苏凡也知道自己在那里住不是很安全,可是,住在别人家里——“那我,我给你们付钱,行吗?”苏凡问。支书老伴笑了,道:“要啥钱么?家里的炕大,你一个人又睡不了多大的地方,还跟你要钱?”“小苏姑娘,俺们村里的小学只有一个老师,学生有三十几个,你看,要是能行的话,就去学校里帮忙教教学生?你是个大学生,比俺们的老师有水平。那个监测站,你每天过去看看就行了,实在不行,我去给你看着,你看咋样?”支书问苏凡。到了这时,苏凡深深感觉到了支书一家人的善良,为她的安全让她住在家里,不要她的钱管吃管住,只是让她去村学校帮忙代课,而让她代课,显然不只是为了支书自家的孙儿。从局里那纸公文把她赶到拓县,又从县城扔到这荒郊野外,这不到半个月的时间,苏凡似乎已经经历了自己人生中最难以想象的一段日子。现实的经历告诉她,生活带给你的意外,绝对一次比一次重。对于苏凡来说,或许,人生的道路就要停滞在这个小山村里。最坏,也就到这一步了吧,还能怎样?于是,苏凡答应了支书,开始在平川村的小学里做起代课教师。农村的生活艰苦,苏凡却很快就适应了。孩子们那稚嫩的、渴求知识的眼神,村支书夫妇热情的招待,让苏凡开始渐渐忘却自己所遭受的不公。当邵芮雪的电话打来的时候,苏凡并未告诉好友自己都经历了什么,至于家里的电话,她也只是撒谎骗了过去。未来在哪里,对于苏凡来说,就如天空一样的遥远。而天空,就如那个人一样的遥不可及。日子,就这么过着。赵启明为了阻止霍漱清继续追查云城铝厂搬迁的事,向霍漱清做了暂时的让步,这让霍漱清感觉到捆绑着自己手脚的那根绳子略微松了些,抓住机会开始做自己关注的事,每天忙的晕头转向,回到家里,冲个澡倒头就睡,根本没有时间去想苏凡怎么了。偶尔想起苏凡,也没有把电话拨过去。自从她上次被黄局长逼着给他打了电话之后,就再也没那丫头的消息了。唉,算了,又没有什么话说,打什么电话?等到后来,当霍漱清知道苏凡的遭遇之后,他一定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早点主动找她!冬天,终于彻底褪去了她的衣装,整个世界被一片盎然春意充斥着。平川村和周围的许多村庄都种了很多的苹果树,进入了四月份,山谷里,村庄里,到处都是白色的苹果花。苹果树开花,不似牡丹或者桃花那么芳香,可是,成片的苹果园都被这白色的小花装扮,走在树底下似乎也能闻见花香。学校里学生少,只有一名老师,所有的学生都在一个教室里上课。苏凡来了之后,就把高年级的学生分给了她,在另一个教室里。苏凡在这个村里已经有一个多月了,虽然生活不是很方便,好在她从小就能吃苦,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自在,反倒有种身在世外桃源的感觉。于是,四月初的一个中午,当邵芮雪电话打来约她周末去逛街的时候,苏凡把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告诉了她。邵芮雪完全惊呆了,愣了好几分钟才说:“你不是跟我说你出差去了吗?怎么怎么——”苏凡走在回支书家吃午饭的路上,学生们从她身边跑着叫她,微笑着,对那边的好友说:“对不起,雪儿,是我骗了你,我,年后就被调到这边了。”“我的天,我的天——”邵芮雪在原地转圈,完全不敢相信,“啊,刚刚,刚刚我听见的是什么声音?牛的叫声?”“不是,是一头驴。”苏凡笑道。“我的天,苏凡,你到底怎么回事?不是才升职吗?怎么——”邵芮雪道。“我现在挺好的,在学校里当老师——”苏凡安慰道。“好,好你个鬼啊?你本来是在市里的,现在跑去那个什么小村子里当老师,苏凡,到底是哪个混蛋这么对你啊?”邵芮雪义愤填膺,恨不得把那个害了她好姐妹的坏蛋扁死。“呃,没事的,雪儿,你别为我担心了,五一放假了我就去看你,很快的。我到家了,就先这样啊!爱你!”苏凡说完,就挂断手机,将手机塞进裤兜。邵芮雪对着手机“喂”了半天,听不到苏凡的回答,快步走到自家单元门口,按下密码,气呼呼地走了进去。“今天这是怎么了?谁惹你生气了?”邵芮雪大声摔门的声音,让父亲不禁诧异。“爸,爸,小凡,小凡她——”邵芮雪抱着父亲邵德平的胳膊就哭了起来。“小凡怎么了?”父母都问了起来。“小凡不知道得罪了谁,被扔到哪儿,哦,拓县的一个小村子里去了,呜呜。”邵芮雪坐在沙发上,抽出一张纸巾擦眼泪。邵德平和妻子芮颖讶然地看了对方一眼,然后赶紧坐到女儿身边询问详情,邵芮雪泣不成声。“爸,怎么办嘛?我刚刚给她打电话,她竟然一直都在骗我,我——”“小凡也是不想你担心,才不跟你说实话的。”芮颖对女儿道。“可是我们是好姐妹啊,出了这种事,她怎么可以瞒着我?妈,小凡好可怜,她可怎么办?”邵芮雪拉着妈妈的手,道。“这事,是挺奇怪的!”邵德平思虑道。邵芮雪不停地哭着,母亲安慰说:“好了,别哭了,先吃饭,吃完饭咱们再说。”可是,面对着母亲准备的午饭,邵芮雪想起电话里听到的驴叫声,眼泪又流了下来。“小凡在那里还不知道吃的什么,她身体也不好——”邵芮雪道。父母不语。猛然间,邵芮雪盯着父亲,道:“爸,给霍叔叔打电话说一下吧,好吗?找霍叔叔把小凡调回来,好不好?他现在是市长——”邵德平看着女儿,面色如常。霍漱清是他的学生,师生之间如兄弟般,霍漱清来到云城五年多,可他极少找霍漱清帮忙——“爸,求你了,跟霍叔叔说一下吧,好不好?小凡是我最好的姐妹,她现在有难,要是我不帮她,谁还能帮她?爸,好不好?”邵芮雪恳求道。芮颖看着丈夫,又看着女儿,片刻后,对女儿说:“我们都知道你关心小凡,可是,你霍叔叔那么忙——”“你们管不管?你们要是不打,我就去市政府找霍叔叔!”邵芮雪话说完,连饭都不吃,抓起自己的包包就跑出了家门。

设置 手机 书页

上一章 | 章节 | 下一章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